媒体报道

楚天都市报:博士上阵 高管站岗 万科嘉园连续4天无新增病例

发布时间:2020-02-20 浏览:3  字体显示:【大】  【中】  【小】

以下为原文报道:

截至2月18日24时最新统计,东湖高新区关东街长山社区万科嘉园小区已连续4天无新增病例,之前病例已全部收治入院或到隔离点集中隔离。作为关东街曾经的病例相对高发小区,万科嘉园有如此改观,实属不易。

这得益于党员干部下沉社区后建立起的社区网格员——物业公司——志愿者三级联防联控体系,更得益于发动了大量小区党员志愿者,他们起到帮扶和示范作用,在多方共同努力下,连日的艰苦努力终于初见成效。

三级联防联控体系

位于三环线内的万科嘉园小区,与华中科技大学直线距离不到两公里,有3000多户居民,人口超过8000人,小区户型相对密集,紧邻公园、高校,周边还有大型超市、商业区,疫情数据不断增长。怎样控制住疫情,有效保障居民安全,成为摆在武汉高科集团下沉长山社区党员面前的一道难题。

为化解这一难题,从接到党员下沉社区任务的第一天起,武汉高科集团董事长黄峰就在思索,怎样建立一个多重防控体系,既能严管卡口,又能保障居民生活等诉求。

仅靠小区物业的力量,显然不够,加上下沉党员志愿者仍然不够,怎么办?大量发动小区居民,特别是居民中的党员,让他们主动站出来,为全小区服务,才能有更多人手,从而建立一个强大的防控体系。

有这个基本思路后,实施起来就有了章法。第一步,要求物业严格执行防控规定,封闭管理必须到位;第二步,严管卡口,由下沉社区党员充实门岗力量;第三步,发动更多党员志愿者加入,让队伍更强大。

29名下沉党员成为防控中坚力量

以这样的思路,高科集团在原下沉5名党员的基础上,紧急从集团下辖东管公司、左开投、湖滨公司等新调配下沉党员24名,29名党员分为卡口封控组,疫情排查组,居民服务组。

社区党员进行入户大排查

每天一大早,下沉社区党员高翔、曾玉梅就会出现在小区门口,和社区、小区物业工作人员一起,在门岗站岗,检查小区人员进出,督促物业公司严格落实封闭管理要求。

高翔、曾玉梅都是武汉高科集团党委委员、副总经理,平时是大型国有集团公司高管,但从下社区的第一天起,他们就把自己定位成社区的一名网格员。除了在小区建立起三级联防联控体系,而且主动上阵,当门卫、检测员、接线员……高翔是一位工作经验丰富的老光谷人,丰富的管理经验助力了社区的封闭管理工作,出现问题总能第一时间想到解决办法,关键时刻自己带头冲在一线。曾玉梅则是一位有着博士学位的女高管,虽然平时看起来比较斯文,但在和物业、群众打交道的过程中,她学会了扯开嗓门讲话,在面临紧急任务时,有条不紊协调各方资源,文秀才变武将军。

此外,不管是社区急需的防护物质,口罩、防护服、酒精、消毒水,还是小区志愿者急需的消毒用喷雾器,米面蔬菜等,高科集团集全集团之力,全力保障社区居民需求。为长山社区捐赠各种物质:口罩2965只、防护服20套、消毒水82桶、手套400双、体温计30个、鞋套300个;大米320公斤、面粉80公斤、面条32公斤,豆角、茄子、萝卜等蔬菜7000公斤,疫情防控知识手册140本……

43人,党员志愿者团队覆盖全小区

在每家每户生活物质的保障上,越来越强大的党员志愿者团队则发挥了不可替代的作用。起初,党员志愿者的人数并不多,后来,社区发出希望党员志愿者主动站出来服务群众的倡议书——疫情紧急,希望党员志愿者紧急行动起来,防止疫情扩散。

在这种情形下,加上前期党员志愿者的示范带动,加入志愿者队伍的居民越来越多。在万科嘉园,志愿者43人(含党员18人),而在整个长山社区,这个数字是91名。

万科嘉园43名志愿者,又分成了门岗防控组、生活物质采购组、应急组。整个小区一共14个楼栋,每个楼栋都有至少一名志愿者对口服务。此外,他们专门出台了一个《新冠肺炎疫情期间万科嘉园党员志愿者服务规范》(试行),以手册形式让所有志愿者知道如何规范服务。每天,站岗、团购菜、买药等各种居民需求汇总过来,带着口罩、手套的志愿者飞奔在小区里,为居民提供各式各样的服务。

微信公众号一天上线 网格群化解矛盾

封闭在家里的居民每天面对各种信息轰炸,情绪容易被带动,在这个时候,社区统一发声,第一时间发布信息,为居民提供最准确最亲近的消息显得格外重要。为解决信息沟通问题,消除居民心理恐慌,建立社区微信公众号的事情迫在眉睫。下沉党员曾玉梅多年宣传战线工作经验,在这里派上了用场。一方面,想尽各种办法,仅仅用了一天时间,长山社区微信公众号急速上线。上线第一天,发布的消息累计阅读量就达到6393人次。现在,社区微信公众号每天按时发布消息,成为社区居民获知消息的权威渠道。

另一方面,由下沉党员快速加入社区19个网格群,一边做服务,一边及时沟通解释网格群里居民反映的事情,及时进行协调服务,这样的线上近距离沟通,沟通解决问题迅速,很好地化解了很多不必要的矛盾和误会。

责任编辑:王婷